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160
161
162
【4 月限定任務1+限定任務3(合併)】
  「嗯…………感覺雪拉比跟ディアンシー之間有甚麼誤會……………」澄井托著頭思考著前幾天拉菲爾教官跟他說的話以及之前到颶風島造訪時那個粉色PM所說的話(Leon翻譯)。一個不留神,手裡拿著的湯匙滑了一下,湯匙裡盛著的湯也滴到了桌子上。
  「喂,那個誰來著………澄井!湯滴到桌子上去了。」坐在對角位置上的熱壓島副基地長衛一提醒了他一下。
  「…?啊啊…!」被點名的澄井連忙拿起抹布把桌子擦拭乾淨。「副基地長對不起,剛剛稍微有點走神了。」
  「這樣啊,因為最近的任務有點多嗎?」衛一身旁的貓鼬斬戳了戳他,示意他吃飯不要講話,卻被對方反過來順了順毛表示沒關係。
  「呃、因為聽說颶風島上的ディアンシー最近好像有點悶悶不樂,同時拉菲爾教官說豐饒島上的雪拉比好像不太對勁……所以我想牠們會不會…………啊。」澄井說到一半才想起拉菲爾教官跟衛一副基地長的關係。
  「啊?」熱壓島副基地長正擺著黑臉看著澄井,「那隻綠毛蟲的事與我們無關吧?」
  「呃、副基地長對不起……」澄井連忙道歉。
  「嘛,不然,你任務忙完了就到那隻綠毛蟲的工作室搗亂看看吧?別幹些真的會惹火她的事,做些小惡作劇氣氣她就好了──」正興高采烈地說著的熱壓島副基地長忽然被另一個聲音打斷。
  「衛一,你別教壞我的學生。」熱壓島基地長──札帝,不知道甚麼時候來到了基地餐廳,加入了對話。「澄井別理他,我可不想兩個島的關係惡化………你也不想機械被死當或者被要求扣薪水吧。」
  「不、不想………………………」看了看鼓著臉頰表示不滿的副基地長,澄井才敢回答札帝基地長的問題。
  「那你任務加油囉。還有就是…………………」
  「……是?」
  「吃飯的時候不要走神,湯滴到衣服的話上很難清洗的。」
  「……………………………好的。」基地長到底是甚麼時候就在這裡的啊?
=================================
  「因為這個任務要2邊到處跑的關係,所以我想應該不太適合行動比較慢的Claude跟Jerome,」飯後,澄井把所有拍檔都叫到熱壓島沙場來,跟牠們描述著此次的任務,「所以,這次你們大概可以待在島上休息一下了。」
  「可是我不在就不代表可以偷懶喔,特別是Claude。」Claude很不情願地點了點頭,然後跟Jerome回到工作崗位上去了。其他四隻拍檔則是留在原地聽著澄井繼續說。
  「然後就是……………………Desmond不能載太重的,Leon跟Geoffrey大概要找別的PM來載…………………」澄井看了沙場上正在午睡的超音波幼蟲群,「原本想找ファイアロー來幫忙的……………………可是我怕ファイアロー會令豐饒島再次失火。」因為ファイアロー興奮的時候翅膀羽毛上的縫隙會持續噴出火粉。
  「所以我現在在等那個…………………時間好像也差不多了,我們再等一下下吧。」
  【澄井馬麻在等甚麼呢?】Geoffrey扯了扯Rufus的棉花。
  【咦…我不知道耶…還有別扯我的棉花啦。】Rufus戳了戳Geoffrey的臉。
  【Leon把拔知道嗎-?】
  【不知道呢。】Leon也不清楚。
  【…………………等PM。】平時少話Desmond難得開了口。
  【等甚麼PM?原來Desmond葛格知道嗎?】
  【咦?可是Desmond不是看守丘陵地區的嗎?】澄井有給各拍檔們分配巡邏的地區,免得拍檔們每天巡邏的時候都要上山下海,辛苦了牠們。而其中,Desmond是看守丘陵地區的。
  【因為之前有一隻超音波幼蟲明明快進化了卻不知道為什麼飛不起來,澄井主人有拜託過我去教教。】
  【咦咦-!所以那隻超音波幼蟲已經進化了嗎-?】
  【嗯…大概是吧……………………?】Rufus歪了歪頭。
  【………………是進化了沒錯呢,前幾天來這邊巡邏的時候超音波幼蟲跟沙漠蜻蜓的數目都有變動。】Leon納悶著為何Geoffrey是跟牠一起巡邏的卻不知道這件事。
  忽然,超音波幼蟲群的其中一隻醒來了,睡眼惺忪地看著天空。自己一個坐在石頭上等著的澄井跟著牠的視線往天空看去。
  「啊啊,好像來了。」澄井站起來,拿出捕獵游標,對著正出遊回來的沙漠蜻蜓進行捕獲。
  【阿澄的捕獲技術,比起去年10月剛來上課的時候好多了啊…………】Leon有點感嘆地說著。
  【我記澄井馬麻之前經常失敗的-!現在變得厲害多了-!】
  【我都不知道呢……我還以為澄井的捕獲技巧一直都很好………………】Rufus小聲說著,一旁的Desmond似乎也跟Rufus的想法一樣。
  捕獲完成了,沙漠蜻蜓在澄井身旁降落,澄井摸了摸牠的頭,然後呼叫拍檔們過來準備出發。
=================================
  澄井一行降落在豐饒島的基地門口。
  「那個、我跟Rufus還有Leon進去基地裡辦一下事,Geoffrey跟Desmond還有沙漠蜻蜓請等我一下喔。」看到兩隻龍系PM點頭表示了解, Geoffrey甚至已經從沙漠蜻蜓的身上跳到Desmond的頭上去玩後,澄井便領著另外2隻拍檔進去基地了。
  「Leon麻煩你幫忙找一下基地長室的位置……」
  【…………阿澄,你又要去找牠了嗎?】Leon滿臉無奈地看著澄井。
  「嗯………稍微找一下沒關係的吧?難得來到了豐饒島…………再說,可以問問牠有關雪拉比的事啊。」
  【等下被罵的話可別怪我………………前面第一個路口往右的第三間房間。沒有鎖門。】對比起Leon跟澄井的一對一答,Rufus只是靜靜的在一旁跟著2位伙伍。
  澄井按著Leon說的話,走到了基地長室前,敲了敲門,然後開門走進去。映入眼簾的是趴在地上咬著玩具、黃黑相間的小小身影。
  「………!小甌哆沐!!」小小的黑眼鱷瞪大了渾圓的眼睛,轉過來看了看澄井,「乖女孩,來一下這邊-」澄井說完還特意蹲下去向著對方伸出手。
  【BA-BA-】被叫作甌哆沐的小黑眼鱷看到爸爸之一的澄井,很高興的衝過來,撲上去。
  「好乖好乖-」澄井摸著甌哆沐背,一臉寵溺,「有沒有乖乖的聽拉菲爾媽媽的話啊?」
  【小甌哆沐已經在牙牙學語了嗎……剛剛牠是不是叫了聲「爸爸」?】Rufus看著Leon。
  【好像是呢……最初Geoffrey剛出生的時候也不會說話,喊爸爸媽媽甚麼的都是我教的。】
  【原來是Leon教的嗎?……………可是為什麼Geoffrey會喊澄井「媽媽」?】
  【別問我………】
  此時,甌哆沐冷不防的、咬住了澄井的手指。
  「嗚啊啊啊啊!!?」
  【阿澄!!?】
  【嗚啊澄井!!!!】
  「呃……………我沒事,小甌哆沐的牙齒還沒長齊所以還沒有流血……只是有點痛而已呢。」兩隻拍檔不約而同地鬆了一口氣。
  「啊對了,我差點就忘掉了呢。吶吶小甌哆沐,你知道雪拉比──就是那隻很像仙子的PM,現在在哪裡嗎?」澄井把甌哆沐放在地上讓牠指示方向。
  「嘎-嘎-」甌哆沐甩著兩隻小手,往門的方向爬去。
  「嗯?在門外……………?」
  【嗯…?呃……阿澄!!!】Leon看了看門之後好像忽然感到了甚麼似的,跑過來抓住澄井就往窗子的方向衝。Rufus好像也感覺到不對勁,比Leon先一步飛到窗子前,打開它。
  「呃啊!!?」怎、怎麼了嗎!!?
  【Desmond!!沙漠蜻蜓!!!】Leon沒有絲毫要停下的意思,剛喊完同伴的名字就抓著澄井往窗外跳了。
  下一秒,房間的門被用力踢開來。
  「澄!井!!你小子想找死嗎──!?」從外面衝進來的豐饒島基地長拉菲爾,對著從窗子逃跑的一行人怒吼著,「我是說過可以來豐饒島沒錯,可是沒徵求過我的同意便跑進我的房間,這樣對嗎──」
  「呃、拉菲爾教官對不起……」 被時間抓得剛剛好的Desmond接著的澄井,小聲的道歉。「然後Leon跟Rufus謝謝你們……」多虧牠們才逃險(?)了呢。
  【還真被罵了啊……不過沒提早發現教官的我也有錯就是了。】同樣被沙漠蜻蜓好好接著的Leon嘆了口氣。
  「不不不不,是我的錯啦,我下次還是別去找小甌哆沐好了啦……」
  【這樣不好吧?!阿澄井不是很喜歡甌哆沐嗎?牠剛剛還喊你爸爸了啊。】
  【那個……Geoffrey呢?】Rufus剛才從拉菲爾教官的房間跳出來後就沒有看到過那個粉紅色的身影,【Desmond知道嗎?】
  「是這樣嗎………啊不過,我們現在就要重新找雪拉比了呢,豐饒島這麼大有點難找說…」
  【剛剛跑進森林去玩了。】
  【沒關係的,我會努力找的。話說阿澄,不用用看保育家符號嗎?】
  【咦…!?它會不會迷路啊…真是的,自己一個就這樣跑掉很嚴重啊……】
  「是可以用沒錯啦………可是我怕忽然就用保育家符號叫牠出來會打擾到牠呢。」
  【哇-咿──!澄井馬麻跟Leon爸拔還有Rufus回來了嗎──?】
  【啊,阿澄你看,Geoffrey回來了呢。】
  【Geoffrey你不要老是亂跑啦…很危險的啦。】Rufus連忙過去看看Geoffrey有沒有玩太瘋受傷。
  【可是可是──人家把雪拉比找回來了耶──】雪拉比從Geoffrey上方的樹葉裡飛出來,看著嘰嘰喳喳的說著話的澄井一行。
  【【!?】】
  「!!?Geoffrey、把雪拉比找回來了嗎…!?」澄井看著之前在豐饒島山上救了自己一命的雪拉比,「Geoffrey好厲害…!!真是個好孩子呢。」澄井抱起Geoffrey摸了摸了牠的頭。
  【耶-Geoffrey被澄井馬麻稱讚了──!】
  【阿澄別這樣啦…………會寵壞牠的。】小甌哆沐還小可以再寵一下沒關係,可是Geoffrey在PM的世界裡已經不能算是小嬰兒了啊。
  【Rufus。】Desmond看著坐在自己身上正跟Leon和Geoffrey打打鬧鬧的澄井,還有完全狀況外的沙漠蜻蜓,只好開口提醒Rufus。
  【嗯?】
  【雪拉比準備回去找樹果了。】言外之意是,讓Rufus去跟牠說明牠跟ディアンシー的事。
  【嗚、我嗎!?】
  【澄井帶你來的目的不就是讓同樣身為草系的你去溝通嗎。】
  【嗯,也對………】
  【加油。】
  【好、好的!】
=================================
  【所以現在雪拉比不用找閃閃發亮的樹果了嗎?】
  【嗯…是這樣沒錯,不過我推薦您還是去颶風島那邊一趟,跟ディアンシー當面說說會比較好…】
  【那雪拉比要帶閃閃發亮的樹果過去嗎?】
  【………那,拿點甜山竹去好了?】
  【可是甜山竹不會發光…】
  【沒關係的,我讓澄井他們來幫忙就好了。不過呢,您首先要^[email protected](*@%...然後@[email protected]&$(%......】Rufus靠到雪拉比耳邊,小聲地說著甚麼。
  【嗚啊-感覺會好漂亮!那我得快點去準備了呢!】
  【好喔…這邊也會去準備好的…!】
=================================
  【…阿澄,你沒事嗎…?】Leon問道,牠跟Geoffrey現正坐在梅卡陽瑪的身上──因為澄井覺得沙漠蜻蜓兩邊跑太累所以先讓牠回去,而自己再捕獲了這隻梅卡陽瑪讓Leon跟Geoffrey乘著。
  「呃……嗯…呃?」
  【不要睡著了啊!!】Leon大聲吼著。
  「嗯…可是Leon也不要吵醒Geoffrey啊…小孩子要多睡點才會長得快…」昏昏欲睡的澄井連說話都迷迷糊糊的。
  現在的時間是凌晨兩點,澄井一行正順從著Rufus的要求,連夜趕往颶風島。
  【Desmond你也要小心點,如果阿澄掉下去的話要接住他啊──你自己飛行也要小心。】
  【嗯。不過我們族有晚上活動的習性,所以不要緊的。】
  【那個…我這次會太任性了嗎……擅自答應了去做那種事讓大家都這麼累…對不起。】Rufus因為怕被颶風島外圍的暴風刮跑以及保留著一點力氣為等下雪拉比跟ディアンシー的見面作準備,所以現在正坐在Desmond的背上,充當著澄井的抱枕。
  【還好吧。阿澄有些時候比你離譜多了。】Leon不禁想起之前把牠嚇出一身冷汗的幽默谷四天實習及豐饒島火災事件。
  【我覺得還不錯的,至少你已經有你自己的主見了。而且你也不需要道歉,我們是伙伴,你的要求也好澄井的要求也好,無論多脫線多離譜我們都會幫忙到底的。】Desmond難得的說了這麼一大堆的話。
  【謝謝你們……】
  「呼…」
  【啊,阿澄好像真的睡著了………算了。】 反正剛剛Desmond也說過沒關係了,就讓他睡一下吧。雖然不知道等下能否把他叫醒就是了。
  【Rufus也睡一下吧。我們等下再叫醒你。】
  【咦…沒關係嗎?】
  【沒關係。】
  【睡吧。到了之後我會把你跟阿澄一起叫起來的。】
  【嗯…】Rufus慢慢的合上了雙眼。
  【………………Rufus也真是的,明明都快困死了還在硬撐甚麼呢。】Geoffrey翻了一下身,Leon連忙扶住牠。
  【不知道呢。】Desmond簡短地回答。
=================================
  【阿澄,起來啦…別再睡了!!】Leon抓著完全睡死的澄井,拼命的搖。
  「啊……嗯…………」少年咪著眼睛看著Leon,「困………………」翻身,繼續睡。
  【快起來,天快亮了,再不起來的話……】Leon接下來的話被打斷了。
  【澄井馬麻-】Geoffrey跳到澄井的身上,把他的身體當作彈床似的跳著,【起床啦-起床啦-跟Geoffrey看日出嘛-】
  「痛、痛痛痛…好啦好啦……咳咳咳………」原本想再躺一下的澄井只好爬起來。
  Leon連忙把Geoffrey抱起來,【Geoffrey你這樣會弄傷他的。】雖然能把他叫起來這點倒是做的不錯。
  【既然他醒來了,那我就去找ディアンシー吧。】Desmond確認澄井不會再睡回籠覺之後便縱身一躍飛到浮岩群上去尋找那粉色的身影。
  【你慢走。】Leon把眼鏡遞給澄井,【阿澄你還記得雪拉比的保育家符號吧…?】
  「啊-啊…謝謝。」澄井打了個哈欠,擦了擦眼睛,戴上眼鏡,「當然記得了。」
  【那先等Desmond把ディアンシー找出來吧,還有日出………】Leon不經意的看到一旁已經開始緊張的Rufus,【Rufus…】
  【Rufus等下要加油喔!!Geoffrey會給你打氣的!!!】沒等Leon說完,Geoffrey便跑到Rufus身邊蹭了幾下。
  澄井也看到了Rufus的異樣,便伸手摸了摸它的頭,「加油喔,給自己多一點信心。」
  【嗯…會加油的………】Rufus小聲的嘀咕著。
  「啊…Desmond好像回來了呢。」聽到熟悉的叫聲,澄井抬頭一看,看到自家的拍檔正往自己的方向飛來,ディアンシー則是待在遠遠的浮岩上看著。「好像也快日出了……是時候開始了呢。」
  【澄井馬麻跟Rufus都要加油喔!!!】
  【Rufus別緊張,相信自己。阿澄井也是。】
  【……………嗯!】
  「才不會緊張呢,雖然是第一次。」澄井乘上了剛回來的Desmond的背,「Leon跟Geoffrey要好好的在這邊待著喔。」然後輕拍Desmond的背,示意可以走了。
  Desmond載著澄井飛向浮岩,澄井向ディアンシー點頭敬了個禮。Rufus也跟著點頭行禮。
  「那個……稍微有點事想跟您說一下呢,」澄井比了比山頂,「我們到山頂上聊吧,在光線比較的地方聊心情也會好起來的。您請先走吧。」此時山頂已經有一點點的晨曦之光射進來了。
  ディアンシー有點不解地歪了歪頭,但還是自己先往山頂的方向飄去。
  等ディアンシー飄遠了一點,澄井向Rufus打了個眼色。Rufus用力地點了點頭後,加速往山頂飛去。
  「接下來就是我的工作了,」澄井拿出捕獵遊標,用捕獵線畫出一個像傘一般的圖案,「出來吧,雪拉比。」
  【ディ-アン-シ──】雪拉比從澄井畫出的保育家符號裡飛出來,似乎已經期待了很久的樣子,【我帶來了樹果喔-!】手裡拿著一個塗滿蜜糖的甜山竹。
  【雪、雪拉比,怎麼會在這……嗚!!】ディアンシー被突然出現的雪拉比嚇到,回頭正想詢問對方為何會出現在這裡時,身後的Rufus抓緊日出時的微弱陽光,使出了大晴天技能。
  【ディアンシー你看!這裡有像寶石一樣閃閃發亮的樹果喔-!】塗滿蜜糖的甜山竹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了很漂亮的顏色,【之前的事真對不起-現在我帶著閃閃發亮的樹果來賠罪了-!ディアンシー很喜歡吃甜的對吧-所以我帶了甜山竹喔,上面塗了蜜糖,吃起來會更美味的!】
  【笨、笨蛋!】ディアンシー不知所措地接過了雪拉比遞來的樹果,【之前的事,已、已經沒有在生氣了啦……唔、太甜啦這個甜山竹,膩死了……】ディアンシー咬了一口甜山竹。
  【可是很漂亮呢,閃亮閃亮的,很像ディアンシー之前給我看的寶石呢──吃飽還可以把種子拿去種樹喔,在颶風島種滿果樹感覺不是很棒嗎-雪拉比也會幫忙的!】
  【唔…隨便你啦!】ディアンシー漲紅了臉別過了頭。




  【阿澄啊...我總覺得Rufus的大晴天效果還沒散去…】Leon咪起眼睛看著山頂的2隻PM。
  【才不是呢,那個效果消失很久了啦…】Rufus連忙解釋。
  「早知道應該帶墨鏡來的…」澄井苦笑。
  【Desmond你擋住我啦-!!!】被Desmond的翅膀擋住視線的Geoffrey抗議著。
  【小孩子別看。】

457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