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說愛我》鬼滅之刃宇善同人新刊試閱①

〈His Birthday〉

宇髄天元一直都沒有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相反的,他還記得很清楚,過分清楚。
自從上次突然出聲喊了少年嚇了他一大跳後,少年像是記仇似的,寧可繞遠路走回住所也不願經過他的宅邸。
這讓宇髄天元感到非常的不是滋味。
他在宅邸中一直等到天色漸暗,依然沒有見到熟悉的黃色身影,宇髄天元終於按捺不住,披上羽織走出了宅邸。
好巧不巧,他才剛出了宅邸,就見到落單的少年,一個人走在路上,視線始終落在宅邸內,畏畏縮縮的,很明顯的就是在找尋他的身影。
宇髄天元站在樹下,躲在樹的陰影內,靜靜的觀察著少年的一舉一動。
我妻善逸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走上這條路,明明躲都來不及了⋯⋯發現的時候也已經到了⋯⋯要是折返就來不及趕上炭治郎他們替他辦的小型生日會了⋯⋯甜點、高級料理、小禰豆子⋯⋯
思及此,我妻善逸就更不想回頭繞路再浪費更多時間了,他只能小心翼翼的路過宇髄天元的宅邸,心思全在注意屋內是否有那讓人生氣的身影,完全沒注意到前方的狀態。
我妻善逸才覺得奇怪,那煩人的傢伙怎麼可能不在,才剛把視線從屋內收回,他就撞上了一堵肉牆。至於他為什麼知道那是肉牆?因為他清楚聽見了那人戲謔的輕笑,以及沉穩的心跳。
那聲輕笑很討人厭,我妻善逸想著。可那又像指尖的輕撓,搔癢著他的耳朵。就算極力忽略了,閉上眼時卻還是會清楚的重現在腦海之中,他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
「這次總沒嚇到你了吧?」宇髄天元的語氣聽著還有些得意,他的手不安分的攬上了我妻善逸的肩頭,使得少年的頭被迫輕靠在自己的胸膛,想到少年生氣的表情,他忍不住又笑了出聲。
我妻善逸奮力想掙脫開眼前男人的箝制,可再怎麼樣他的力氣都敵不過這個渾身肌肉的渾蛋,他便開始吵吵嚷嚷:「快放開我你這莫名其妙擋在路中間的渾蛋!我趕著回去你別浪費我時間!炭治郎他們還在等我回去!」
宇髄天元並沒有問他為什麼這些日子總是故意避開他,也沒有回應懷中少年的話,他只半強迫的讓少年進了他的宅邸,指了指桌上的雪白瓷盤,上頭放著一片巧克力鮮奶油蛋糕,「給你的。」
我妻善逸露出了毫不掩飾的困惑神情,他完全不明白為什麼宇髄天元準備了一個他完全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給他,「啊?」
「啊什麼啊?你是故意要氣我的嗎?這種時候不是應該華麗的向我道謝才對嗎?啊?」宇髄天元壓下差點盈滿而出的慍怒,切下一口他特地請人去買的巧克力鮮奶油蛋糕,毫不猶豫地塞進了黃髮少年的口中。
我妻善逸不悅地咀嚼男人強硬的塞入他口中的食物,才嚼了幾下,巧克力的香甜氣息瞬間擴散在他的口腔之中,就連呼吸都變得香甜。
少年臉上的不悅逐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沉浸於美食之中的享受神情。宇髄天元沒放過少年臉上的任何一個表情,看見少年的笑容,原本的氣也消了,少年從他手裡搶走了叉子,一口一口地吃著,也沒和他說半句話。
宇髄天元也不惱,反正那本來就是要給他的禮物,能看見他這麼華麗的吃相也值得了。
在少年快要清空盤內蛋糕前,宇髄天元突然喊了少年的名字,「善逸。」
我妻善逸停下了大快朵頤的手,嘴巴的動作沒停,視線和男人對上了。他沒發現自己的嘴邊沾到了些許鮮奶油,宇髄天元則是清楚的看見了,他稍稍傾身,用食指抹去了少年唇畔的那點雪白,當著少年的面毫不猶豫的將食指含入口中。
少年的臉泛起了肉眼可見的紅,他把叉子丟下,指著宇髄天元的臉大吼大叫道:「你!你你你!你做什麼啊!」
宇髄天元忽地對著少年露出了微笑,讓少年嚇得打了個哆嗦,見狀,他唇角的笑意更盛,「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他最親愛的少年。


印量調查✦https://forms.gle/VeoiaYvJwoPxNmXZ9

楓葉
[email protected]_shao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