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說愛我》鬼滅之刃宇善同人新刊試閱②

〈桃子〉

不知道是誰放了顆水蜜桃在桌上,又大又飽滿,外皮是好看的粉紅色,裹著一層絨毛。
宇髄天元看著它,不知為何想起了總是不聽他話的黃髮少年。總覺得他會吃得非常華麗啊⋯⋯
宇髄天元正想著該如何把水蜜桃給那總是盤據他腦海的少年時,他不經意地看向外頭,那頭奪目的黃髮華麗的攫取了他的視線。
他記得少年膽子很小,若是他突然喊了出聲,他一定會嚇得不知所措吧?宇髄天元有些惡劣的想著,倒也真的付諸了行動。
宇髄天元勾了勾唇,對著少年大喊出聲:「喂!小子!」
我妻善逸才剛訓練完畢,他只想趕快回到住所,說不定還能偷偷趁炭治郎不在和小禰豆子多玩一會,豈料他正走到一半,屋內竟然傳出了極大的呼喊聲,他嚇得立刻跳到了旁邊的樹後,輕輕眨了眨眼,眨去了因驚嚇而流出的生理性淚水,有些後怕的從樹後露出了一隻眼睛,這才看清了剛才喊自己的人是誰。
⋯⋯宇髄天元。
那人的嘴角高高揚起,毫不掩飾的。我妻善逸清楚的看見了,他氣得握緊了拳頭,對著屋內的人大叫:「你這人就不能好好說話嗎!突然從裡面大叫是要嚇死誰啊!找我做什麼?又要炫耀你的老婆們了嗎?」
「我老婆出門了。」宇髄天元單手撐著頭,視線沒有離開過黃髮少年,他就靜靜看著少年從樹後緩緩走出的身影,我妻善逸對於他的視線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他皺著眉道:「你倒是再說句話啊!突然嚇人做什麼!」
「沒什麼重要的事的話我就要回去教小禰豆子念我的名字了!伊之助都搶先我一步了,你不要再剝奪我和小禰豆子難得能相處的時光!」
宇髄天元對他招了招手,示意他立刻到自己的面前,「跟前輩說話躲那麼遠做什麼,一點禮貌也沒有!」
我妻善逸不情願的走到了他的面前,「可以說了沒!」
宇髄天元並沒有說話,他猛地湊近了少年,溫熱的氣息輕吐在少年的頭頂。我妻善逸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瞪大了雙眼,他的聽力本就比常人敏銳,他現在甚至可以清楚的聽見宇髄天元沉穩的心跳聲,他的聲音已經開始顫抖:「你⋯⋯你趁老婆不在的時候在做什麼啊!」
宇髄天元拿下了黏在少年頭頂上的葉子,似笑非笑的,「你就這麼想頂著片葉子走在路上嗎?」
少年的臉頰倏地漲紅,是他意料之中的反應,他心情大好,拿起了手邊的水蜜桃遞給了少年,「華麗的吃下它吧!」
我妻善逸並沒有立刻接下,他的眼神閃爍,有些黯淡。
宇髄天元清楚的看見了少年眼神的變化,他收回了拿著水蜜桃的手,「我知道了,沒有切好的你不吃啊?」他說著就拿起了小刀,將水蜜桃迅速的切成了六瓣,接著拿起其中的一瓣湊在了我妻善逸的嘴邊。
「嘴巴還不張開?是在等我華麗的撬開你的嘴嗎?」
我妻善逸知道如果自己堅持不張嘴的話,這人肯定不會輕易善罷甘休,他苦著一張臉,十分不情願地張開了嘴,宇髄天元就立刻將水蜜桃塞進了他的嘴裡,嘴巴還不滿的念念叨叨:「你這是什麼表情啊?一般人都沒機會吃到祭典之神親自處理的水蜜桃,給你吃倒還不情願了?」
「⋯⋯你又知道我喜歡吃水蜜桃了?不喜歡的東西吃再多也不會情願!」我妻善逸忍不住反駁。
而嘴巴裡的水蜜桃幾乎能說是入口即化,香甜多汁。他其實並不討厭水蜜桃,只是有與它相關的不好回憶,再加上又是宇髄天元親自切的⋯⋯要他說喜歡,還真的說不出口。
「你看起來不是不喜歡的樣子啊!」宇髄天元的嘴角揚得很高,戲謔地笑著,「要是真的不喜歡,連吃都不會吃下肚吧?」
我妻善逸被他的話給堵住了嘴,被看穿心思使他不太自在地轉過了頭,耳根不知在什麼時候紅了。他想了想,覺得不服氣,還是回了嘴:「要不是你強迫我,我連碰都不碰!」
宇髄天元聽了他的話後笑了出聲,他又撚起一瓣正淌著汁液的水蜜桃,湊在少年的嘴邊,刻意壓低了嗓子,脅迫似的開了口:「張嘴。」
我妻善逸摀住耳朵,身體忍不住顫抖,「都說了我不喜歡水蜜桃!還有!別靠這麼近說話!」
宇髄天元沒打算跟他廢話,直接將桃瓣塞入他的嘴中,見到少年一臉不情願但還是咀嚼著水蜜桃的模樣讓他心情非常愉悅,他又將剩下的桃瓣接二連三的餵給了少年,直到桌上只剩桃核及殘留的汁液後,他才滿意的道:「這不是很華麗的吃完了嗎?」
說完,還摸了摸少年的頭,「以後就像這樣,乖乖的聽從神的指示就好!」
宇髄天元沒多和他說些什麼,就逕直走進了更裡頭的房間,只留下了臉頰紅透的少年站在原地,情緒久久無法平復。

印量調查✦https://forms.gle/VeoiaYvJwoPxNmXZ9

楓葉
[email protected]_shao
[email protected]